資料圖片:2013年10月22日,天津生態城聯合協調理事會第六次會議在新加坡舉行。國務院副總理、理事會中方主席張高麗和新加坡副總理、理事會新方主席張志賢共同主持會議。新華社記者 劉衛兵 攝
  參考消息網4月16日報道 英報稱,王林(音)需要改變。在他位於中國北部大都市天津濱海新區的家鄉漢沽,令人崩潰的空氣污染和交通擁堵讓他焦慮不堪。然後,他聽說了中新天津生態城。
  英國《衛報》網站4月14日報道稱,根據其宣傳,這個耗資240億英鎊(約合2470元人民幣)的開發項目——中國和新加坡兩國政府的合資項目——有朝一日會成為“可持續發展模式”。它距天津中心城區約45公里,距北京約150公里。對王林來說,它聽起來就像是天堂。
  去年,36歲的王林搬進了生態城中一套價格低廉的公寓。作為一名兼職翻譯,他並不介意雇主在距他至少半小時車程的地方。他熱愛相對乾凈的空氣和個人空間。但他也有他的抱怨。
  到生態城完工時(可能在2020年),它在30多平方公里的範圍內應該能夠容納35萬人。但是該項目已經實施5年了,只有約3平方公里的面積已經建成,可容納6000名永久居民。沒有醫院或者購物中心。空空如也的高速公路橫貫空置的中高層大廈和塵土飛揚的施工現場。
  “這個地方就像一個孩子——處於成長階段,”王林說,“但它在追逐理想。它是人們可以來追求夢想的地方。”
  5年前,中國當局開始鼓勵建造“生態城市”;自那時起,數百座“生態城”如雨後春筍般在全國各地涌現。雖然這個概念定義模糊,但大多數生態城是在曾經遭到污染的土地或者非耕地上建造的,符合嚴格的綠色建築標準,是對漸進式城市規劃和交通基礎設施的嘗試。美中不足的是,它們可能根本行不通。
  荷蘭人何新城(內維爾·馬爾斯)是常駐上海的建築師,他認為,天津的項目有一個優勢,因為它靠近大都市和航運中心。“它已經被證明是成功的,因為它仍然在建”。
  其他許多雄心勃勃的生態城市項目——包括河北省的曹妃甸——一度被認為是這一壯舉的拳頭項目,但現在已經停工了。何新城說,問題在於“新城模式”——目標是拔地而起建設整整一座城市,而不是讓它有機地發展。他說:“我們必須承認,從頭開始構建一座城市是非常困難的。”
  目前,天津生態城的感覺更像是一個幻象。
  在官方安排的生態城觀光期間,該項目的助理公關經理魏剛走過閃閃發光——然而無人進駐——的玻璃和鋼筋建造的寫字樓,列舉其環境優勢。他說,寫字樓能源的近三分之一來自渦輪機和太陽能電池板;其樓梯環繞著整幢建築的中心,以鼓勵用戶避開電梯。
  儘管開發商聲稱,1000多家公司已經註冊入駐這座生態城,但其主要購物廣場中的很多店面空空如也;兩部已經停運的自動扶梯通向大多也是空置的樓層。在下午3點左右,屈指可數的幾個店面都是大門緊鎖。巨大的空間就像一個體育場。建築無處不在;人卻是稀缺的。
  在天津生態城,未來一片空白。
  (原標題:英媒關註中國“生態城”:沒有醫院、商場和人)
創作者介紹

虎虎生輝

el14elnot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